李沁颖《春耕園伴我成長》

时维校庆十周年,正值春日。因写此文,以贺校庆。正可思往事,回顾所感,以砺将来。虽学浅不肖,然亦有言可述。

春耕之园,始于明道,伴我数年,土生土长。自幼至今,印象深切者,乃历年来数师之责任心也;所感受者,学校宽厚平和之氛围也。幼时私塾初办,师不断体求教育之法,不论所教者何,师心之拳拳恳切已种入学子心田。私塾时有邵校长、李师、席师、郑师、王师、温师等。严而平和,有规有矩。迁至福建,即春耕园旧址,又有王师、许师等等,使小子等吃苦耐劳,磨练心志,发奋于学,知慕先贤。众师勤勉认真,学子虽幼,不能忘也。迁至山东曲阜,正式成立学校,后又有分校,而师友益多,贤者来,学习道路归于儒学之正,有清晰方向。于是济济学子,系统学经典,充气量,慕君子,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渐趋礼义,变化气质。经学课,有深造于儒学之马先生、太常先生。经中可体圣贤,现实中师存君子之心,可以亲炙,故益善矣。望吾辈后生亦可如是,使后学者得以亲炙。师常安排学生做事,事上磨练,调整心气,而后知知行合一之难,所学之理当行,不可空言养德也。

师生同学之间,真诚相处,教学相长,其有不足,可以直言或引导。故风气向善。每至开学祭祀先师孔子,每岁春满十八岁学生举行加冠、加筓礼,冬至家祭,阳历四月十六校庆,又有射礼、习礼,社团活动、运动会、春游秋游、中秋、迎春晚会等活动。行礼,其义注入人心者深。冠婚丧祭之礼在家行之,师言甚有益于子孙后世,小子心向往之。各种活动,融洽集体,加深学生对于学校情怀。是礼乐之精神兼有也。

予自五岁随邵校长,几迁学址,今已二十岁矣。惟吾等学子,于幸福中成长,岂知创校步步之艰?只耳闻目见其中一二耳。小子今已加筓成人,感幸得此环境,得以知为人之方向,有深切指导,成长中有困难、偏失,因父母师长之教,友之助,经典之学习,而能有信心面对纠正。略述近年之事:十四听经学,又学史数英。为做饭组长,做事条理难。从师游藏地,别样风土情。我班十多人,赴川陜旅游。此时年渐长,烦恼始渐多。十六学做事,带童蒙小班,从早忙到晚,嗓干不暇顾。稚子难管理,心气不易调。十七在忠信,专一于读书,学习氛围佳,但我心难静。于是半载后,至尼山分校,参与当老师,工作兼学习。性偏易烦恼,使师长忧虑,勉我生信心,下决心改之。师真诚数语,使我茅塞开,小子深受益,师言当久记。迁回总校后,带班又一载,为师甚难哉,力感不胜任。当从头学起,先做任课师,多体谅学生,向长者学习。

小子多有不肖,尚须努力,与同窗互辅仁,勿忘初心。学校在于老师,诸多制度与经验,尚待经营之。前路长远矣。


昵称:
内容:
提交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