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儒心得体会——每日一议: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

编者按:春耕园学校是一所专门学习儒学的国学学校,学子专务于学习四书五经,经史合参,习礼治事,虽历年有浅深,才疏浅陋难免,亦能结合生活,本之于当下所学或有所感,于儒家为己之学略有所得,故不揣浅薄见之于笔端,有小子之《每日一议》,以飨传统文化爱好者。



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

“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”此言为君者之于臣下,信之而后用。读史记之时,见臣忠无二心,而他人谤于君,君心生疑,故而不用,终功败垂成之事,不可胜数。

于战国之时,人已不似其初之信实,故有谋士,欺诈反复以为利。但如此之人,皆巧舌如簧,颠倒是非黑白,而君心贪求其利,故重用之,而忠心于君,良言以谏之,可自古便有“忠言逆耳”之说,己逆其身,则不复听。偶有可用之时,小人见其毁己之利,而毁人于无形。君心本不甚信,又以此,如之,则复不再用。人无信不立,不可信于人,何以立于世。



故信实之德尤为重,但人情薄,信义轻,以曾子之贤,母所信之深,人三言其杀人于世,母亦踰墙而走,更何况贪利之君,本信之不深,他人稍利诱之,则志移。昔魏文侯,以乐羊攻中山。三年而拔,至之日文侯示之以谤者一箧,中山之拔,非举羊之功,而为文侯之信。不只施信于他人,亦当信于他人,信而犹败,为择人之过,而非己信实之差,但亦当先明辨而后确信之于他。可文侯之美谈,只于战国,犹沧海之一粟,方有如此者,而乐毅之亡于赵。马服以代廉颇。赵王阴使人斩李牧。皆信不足之故也。若皆效文侯之举燕何恐不霸于天下,长平何有四十万怨灵,赵如何称臣为于秦。

“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”所言亦为一信字,由此以观,信何其重,不可施信于他人,而国败家亡者,方之乎。大者天下国家,小者名人自身,无出于此者。故言诚中土之德,无信人不可立,无土万物不可生。此一理耳,引以此为戒。谨守之。强其信实之德。


作者:任珈言



昵称:
内容:
提交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