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儒心得体会——每日一议:人心与政治礼乐

编者按:春耕园学校是一所专门学习儒学的国学学校,学子专务于学习四书五经,经史合参,习礼治事,虽历年有浅深,才疏浅陋难免,亦能结合生活,本之于当下所学或有所感,于儒家为己之学略有所得,故不揣浅薄见之于笔端,有小子之《每日一议》,以飨传统文化爱好者。



人心与政治礼乐

孟子曰:无恒产而有恒恒心者,惟士为能。若民则无恒产,因无恒心,茍无恒心,放肆邪侈,无不为己,及陷于罪,然后从利之,是罔民也。

尝言,衣食足然后知荣辱,愚以为未富足人犹知荣辱也,但因衣食之寒饿,无遐思荣辱也。曰:饿寒而死犹死,强偷而死犹死,何不强偷而晚死?则放肆邪侈,无不为己矣,故欲人发现荣辱之心,则富民其本也。

人知荣辱然后思及是非,而为政者所定社会之秩序。美恶之定义,政策之指向,方见成效,曰我不随国政则为人弃矣,故人荣辱之心,仁义之心,乃政治礼乐施行之根本也,而荣辱之心,非但恒心不能有。



人饿寒不能有恒心,道德为利所侵蚀,亦不能有恒心,为政而不恒民之心,强蒂之以法利,及饥寒者强窃,求利者窃法律漏洞,则弃而利之。是罔民也,如斯民何以安,国何以兴?

政令不能安人心,而民之邪处能安人心,则在于政治之指向,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,潺潺缓流,借东打西,则民牧矣。

恒产,则常之产也,常,稳固也。古者以士农工商为四业。尊农抑商,何以尊农?农者,业有常而心恒也,何以抑商?商智慧而敏人事,旦业未常也。此无恒心之类也,于国言之,难治也。

古者土地为国有,以井为田什一而税,民耕之,其产劳而其利有定数,则民无多思矣,但质朴。故政治礼乐之施易矣,是有恒心者也。



今以经济为核心,则贸易商统也,民可自由出入,利可无限量发展,则全民皆欲为企业家,于经济强国言之,GDP上升政策实良策也,于恒远治理言之,则民难治矣。民皆自主,且媒体遍布,人人皆揣测之心,以利为主,父子情薄,少有同居,民无恒心,是道德为利侵蚀之类也,是故法愈治而囚愈多,利愈核心人愈腐败,此则政令之邪导也。



故政治礼乐之施行,在乎人心之恒,人心之恒必士农工商四业定而后恒,人心为本,政刑为防范引导,礼乐为厚俗化民,而人心无有定,则政法是刑法,人心有定,则桎梏锈矣!


作者:刘威


昵称:
内容:
提交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