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育和事業

2018-09-27 09:30
3



  • 作者:经礼堂

  • 1、经学的事业需要相互信任,相互配合,直到明确配合,明确各自的位。信任是理,实现配合是分殊,否则一切性理学都是扯淡。儒生自己一盘散沙,既无所归往,亦无人来群,就是小人。所以儒学的生死,在乎有无君子,而有无君子,在乎诸君能否克服小人之心,能否在客观上脱离小人的状态。



  • 2、经学的宣传我建议尝试各种讲法,并形成面对不同人群不同风格的讲课集合或教师团队。有经学的,有学术化的(面向体制内大学),有通俗的,有修身派的,有时尚派的,有搞笑的,有玄学的。藉助不同的皮相,传达经学的核心。有面向居士的,有面向耶教的,有面向无神论的,有暴打一切宗教的,有鄙视诸子百家的,有相互鄙视然后相互吹捧的。大家要知道,当把心学吹捧一通过后,突然加上一句:以你的资质,我觉得朱子学的工夫更重要。也许比一万句行礼天理的说教都要管用。


  • 3、但是,如果只是形成不同的流派,那仍是一盘散沙,我们要学习资本社会,因为资本社会的成功,是因为他们顺应了自然之形势,形势不是天理,但是天理的一个部分(用郑学说,属于物体)。夷掌握了天理的一端(且是负面的一端),便有如此成就,儒生焉能此且不知,而以为天理可通?资本的做法,就是幕后的资本只有一家(或少数几家联合垄断),但一定要有许多牌子,还貌似很多品牌企业在自由竞争,在相互打架,在共同繁荣。然后这唯一的垄断者才能稳坐天下。幕后的资本就是他们的价值核心,而前台的企业、品牌,就是如不同的流派,不同的风格,不同的学校。他们的核心,正是在差异和竞争中体现。唯一的遗憾是,这不是市场仁慈,而是利益的计算。


  • 4、再低一个层次,是企业构成的产业分级和产业链。分级让每个企业更加专心自己的特长,甘心把利益分享给上家或下家,这反过来保证自己在整个产业中的地位。还有区域政策,保证地域企业与总部的协调,保证竞争企业的市场瓜分。这些当然不是靠市场,而是靠人,靠商人顺应了形势。而在这一形势中,社会的善得以增进。同样的手段也见诸宗教。


  • 5、问题就是,儒生呢?是否能成就这样一个相互信任,相互配合的网络?没有这种网络,儒生不会有独立的尊严,你的尊严只能乞怜于体制的名号或者资本的恩典。而有这种网络,便可以调动资源,还产生良好的社会效应。


  • 6、回到教育,大家都可以尝试,用随便什么形式,只要经学的大方向大家相同,那就可以相互支持,相互映衬。如果发现听众自己搞不定,可以在同道中找找合适的,定期请过去给听众打打鸡血,这样听众就乐意跟着你继续学下去了。


  • 7、理论上说,儒学是为己之学,是要考虑听众自己的状态的。我们不是把自己的学问赛给他们,而是帮他们找到合适的老师指导他们。帮听众找到一个老师,是我们的目标,更是我们的责任。你帮他找到了自己的老师,那这个学生就是圈内人了,比你自己搞不定要更忠诚。而且他敬重自己认同的老师,也必然会更乐意跟随你学习。毕竟那老师也是你朋友。人找到自己的性质,才能体认天理。他体认点天理,才能听懂你讲的什么。所以你给他讲了多少章句辞章,无所谓的。所以子路不曾变成颜子,子贡也无需变成原宪。


  • 8、这里不要有思想障碍,如果私心不利于自己的发展,那就要抹去他。搞不定的学生,你不及时推荐给自己的朋友,他并不会认可你,而只会自己找到别人,和你完全无关的人。所以,流失的注定要流失,除非你伸出援手。


  • 9、同时,儒生当然要懂得道义,每个人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接受学生,不擅长的,可以讲,但一开始就要告知听众:我有朋友擅长,我只是讲讲,你们有追求要自己去拜师的。如此,即便你把学生让给朋友,你的学生在你的领域不会流失,这是相互的默契。


  • 10、理论上说,这就是分殊,就是各正性命。现实点,就是一个市场划分协定。而作为共同的朋友圈,就相当于一个行会。由于听众不仅是有各自偏好的,更是有各自层次的。所以你承认自己不擅长,不等于自己仍能在相当的层次上传授学问。而有尊师之心的人,自然会根据自己的要求和地缘关系,来决定自己的求师方式。推荐了老师,结果往往也不过是加个微信(如果对方接受学生的话),这甚至只是表示一下尊敬罢了。


  • 11、如果你的经学容不下你的学生,是你还不懂经学。不不不,只是做学生个人不够,没商业前途。你的责任是给他找到一位老师,这样就建立了自己的关系网,你可以解决更多问题,也可以获得更多发展。一个好的老师,能发挥出学生的特长,从而开拓其人生,也因此开拓儒学的事业。这是互助,是真正的师生之道。如果做不到,也配称师。师道是什么?就是你会追随我,成就或者舍弃,这就是你要做的。但最终当然是落实在成就上。所以对我来说,我校是教朱子学的,但学生有明显不适合的,那就换。学生有想学心学的,那就读。反而是读了更理解朱子学。


  • 12、有人说推荐外地的先生不现实,但妙处正在于虚实结合。他们不能千里迢迢去求师,所以你总是热心推荐合适的老师让他请教,他们却仍然要跟随眼前的你,两不耽误,相得益彰。事实上,你的推荐只是为他们的好高骛远找了个靠谱的归宿(因为朋友可以棒喝一下,朋友也不耐烦网上的求教),同时体现了自己背后的团队,和自己在圈内的影响力。何以如此?因为形势理由固然。


  • 13、我们还要意识到,分工不只是专科、级别,还包括讲课方式,行为方式。有的人是维持学生的,有的人是提供压力的,一个人做不到,不配合也做不成。


  • 14、建立团队和协调机制,有助于打破隔阂,建立信任。


  • 15、搞出一个相互信任相互支撑的团队,交出几个靠谱的而不是消磨时间的学生,不过是个小小开始。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,不要像学院派延续清人的经学窝里斗,要做更多事情。


  • 16、兼职性是儒生的大弊,不在于职业耽误了多少时间,职业也许从未耽误,但心态不同了。做事不用积极了,可以懒散为逍遥了。敏德失之久矣。我有一份工资,也可以不必为大家的事业发愁了,不必拿他人的前途扰烦自己了,这就是不仁。学院或官学最大的弊端就在于此,吃穿不愁,什么事都可以悠着来,悠着却成了德行。


  • 17、迎合,迎合听众,而不是训练听众。连培育市场都不知道,连为商品创造消费的意识都没有,却可以自以为在做一件很有道的事情。可以迎合,但一定要刺激消费。


昵称:
内容:
提交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