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问难传经  重现曲阜》——民间儒士齐聚春耕园

《问难传经  重现曲阜》

            ——民间儒士齐聚春耕园

戊戌仲秋之月,正是国庆休假之期,山东曲阜却悄然迎来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经学论坛。1023日,在曲阜春耕园学校重现了阔别百年的问难传经,书院式会讲。

我们知道,经学是中国最古老的学问,也是我们中华民族信仰之渊源。传统之复兴,首在经学之重焕容光。

从师受业,执经问难,乃自古儒林之传统。历代书院代有迭兴,而桃李繁硕。

今则民间儒士三十余人,齐聚春耕园,重现古代书院会讲之模式。春耕园长期耕耘、学经十年之莘莘学子,虽年仅弱冠,亦初试锋芒,参与会讲。

文化传承系经典,民间儒者担道义!


89f70710dc4b74c507f10ab0cc73a2a6.mp4_20181001_211528.173(2).png


治经方法研讨会开幕词

籥文

(邵雅忠,字籥文,春耕园学校校长。浙江宁波人,中山大学哲学系毕业,春耕园学校创办人,国际儒学联合会教育普及委员会委员。


尊敬的诸位师友、来宾,老师们、同学们:

早上好!感谢诸位在这金秋时节拨冗莅临春耕园。

春耕园从最初建校至今近二十年,在座的同学从洒扫应对的童蒙小学开始,今也逐步进入经学的学习。

春耕园的经学教育宗主朱子学,来自马先生的数年心血。朱子学是对天理的体认和奉行,而不是单纯且唯我独尊的学派。所以朱子学自身包含了对汉唐传统的延续,也包含了对自身习气的突破。只有在源头活水的激荡下,不断地格物致知,才能无愧于朱子,也才能接续尧舜周孔之传心。所以我校宗主朱子,却需要诸位来自不同学派的先生们,一起切磋经义,砥砺学子。

经学是儒行。有人可能要问,要搞经学,为什么不请专家教授呢?首先,我国的经学是门年轻的学科,今天虽然许多院校随着伟大复兴的激荡和西方古典学的刺激,而纷纷开设经学专业,并小有成绩。但本质上,积淀尚浅。而在座诸位师友,却都是在国人尚不知经学为何物,甚至还在侮辱孔子的时代,便开始了研读古注的经学生涯。尤其可贵的是,在座的许多先生不是以学问为业,而是堪为地官、冬官之任的共和国的管理者、建设者。在我看来,正是这多样而踏实的儒行,让他们的经术更可信赖,更可比肩先贤。归根到底,无论把经学称为王官学,还是性理学,经术的高低,还要看疗效。看你发现了什么问题,解决了什么问题,发现了什么人,帮助了什么人。

经学需要发展。时代需求的,是通古今、辨然否的大学问。春耕园经学部的任务,已不限于讲授经学,而将更切实地引导学生落实为己之学,他们应当接触现代社会,选择并胜任各自的工作,如此才能把经学传播出去。

今仍是经学衰落的时代。所以我们希望各地同道开设书院、读书会,讲学,而不仅仅是读经。学校的前途,取决于创办者的学养。学校的成就,来自其师长和学生能为经学做出如何的贡献。而我们的经学大会,就是相互砥砺,让我们有生之年得见经学的兴盛,得见汇通古今的真学问,方不负数十年心血。

再次感谢诸位!

昵称:
内容:
提交评论